第4章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

第4章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

宿醉的代价,便是持续地头痛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送给别人算了,眼睛也肿涨难受,只得闭目躺着,却饥肠辘辘,口渴难耐。

经过一番天人交战,最终屈服于生存的本能,陈勤一边哀叹着“自作孽不可活”一边挣扎着起床,这时候倒真是羡慕起陈然了,起码喝醉了还能有人照顾,想到“照顾”,猛然记起夜里似乎是孟珊送他回家的,还用温水给他擦了脸。

我似乎还对她说了什么,陈勤捶了捶脑袋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,坐在床边回忆了半天,只可惜脑袋里一锅糨糊,所有的事都黏黏糊糊地牵扯在一起,知道个大概却怎么也想不起细节。陈勤自嘲地想,此刻的自己,一定是表情呆滞,看起来智商很低的样子。

最终放弃折磨自己现在脆弱的神经,找到手机,拨通了她的号码。